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子迟[肖飞]的网易门户

作家李子迟,原名肖飞,著有《中国当代大学生情感档案》、《张国焘全传》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子迟:原名肖飞,生于湖南,中学完成于广西,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毕业,曾为南方一高校教师,现居北京,畅销书作家,文史、教育、社会学者,图书、影视、文化活动策划人,多所大学兼职教授,全国作家协会会员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去世南非诺奖作家戈迪默曾反对世界杯   

2014-07-16 23:46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?

据搜狐文化讯(记者吴逸悠、实习记者郭蔓):她 是世界反种族歧视的重要声音之一,她也曾公开斥责2010年南非世界杯为“一场盛大的马戏”……2014年世界杯刚刚落下帷幕,南非历史上首位诺贝尔文学 奖获得者纳丁·戈迪默,却于昨日( 7月14日)在南非最大城市和经济中心、世界最大黄金生产地约翰内斯堡的家里去世,享年91岁。 

戈 迪默去世后,家人对外发布了这一消息。消息称,当时戈迪默的两个孩子陪伺于两侧。曼德拉基金会首先发去唁电:“为南非失去一座伟大文学丰碑而陷入悲痛之 中。我们失去了一位伟大作家,一位爱国者失去了一位平等和民主的呼喊者。”戈迪默家人表示,稍晚将会举办一个私人追思会。

南非现任总统祖马14日向外界表示,他代表南非政府和全体南非人民,对戈迪默的去世表示哀悼。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发言人科德瓦则同日表示,南非失去了一位独一无二的文学巨匠。

对戈迪默而言,最骄傲和最自豪的,并非1991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,而是1986年出庭作证,使22名非国大党员免除死刑。南非最伟大的民族英雄曼德拉,他在1990年出狱时,宣称自己最想见到的几个人中就有她。

戈迪默和曼德拉的友情始于1964年,他俩经常同时出席一些公众场合。她曾受邀陪同曼德拉去挪威领取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。在南非废除种族隔离、推进民主选举的过程中,戈迪默是曼德拉智囊团中的功臣之一,曼德拉曾将其视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。

戈 迪默于1923年11月20日生于靠近约翰内斯堡的采矿城镇斯普林斯,生长于一个犹太人家庭。她从小就接受种族平等思想,同情广大黑人的悲惨处境。她是白 人,但很早就参加以黑人为主体的非国大。她从15岁起就进行小说创作,关注的焦点始终是广大黑人群众争取平等与自由的斗争。她在1958年出版的《陌生人 的世界》,真实地描写了南非黑人的苦难生活;1974年出版的《自然资源保护论者》,既揭露种族隔离制度给黑人带来的灾难,也描绘黑人的觉醒和斗 争;1979年出版的《博格的女儿》,则描写一个怀有进步思想的白人女性,因为同情黑人而遭受种种迫害,最后成为种族隔离制度的牺牲品。

1980年 之后,随着南非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,戈迪默的思想认识进一步升华。她不再满足于对现实生活的逼真描写,而是采取“预言现实主义”手法,对未来的生活大胆设 想。1981年出版的《朱利的子民》,描述在未来爆发的种族战争中,一对开明的白人夫妇同他们的黑人仆人一起战斗。1987年出版的《天性使然》,以一个 白人女郎投身黑人解放事业为线索,预示将来在南非必将建立由多数黑人掌权的新生活。

戈 迪默坚定不移地站在黑人大众一边,毫不留情地抨击种族隔离制度,被南非种族主义当局视为“白人的叛徒”,民众却称她是“民众的良心”。从1953年开始, 她的作品多次遭到查禁。但是她怀有坚定的政治信念,从未屈服和妥协。1991年,她因为“在其作品中深入地考察和描绘了南非的历史进程,同时又推进了这一 历史进程”,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。

戈迪默一生撰写了13部长篇小说、200多篇短篇小说、200多篇散文。

2010年非洲人民难得举办一届世界杯,戈迪默却说:“这是一场盛大的马戏,我也不想让大家扫兴,但当人们连面包都吃不上的时候,我们要马戏干什么?”

戈迪默成长的岁月,是南非种族歧视最严重的时代。她说,当自己还是个小孩子时,所接受的教育就让他们害怕黑人,说这些黑人是从非洲其他地方来的,是怪物。但当她长大,戈迪默对“黑白分明”的社会产生了怀疑。她和黑人交朋友,一步步走出了封闭的白人圈子。

当年,86岁高龄的戈迪默承认说,“在16年前,我们满脑子想着如何摆脱它(种族隔离制度),根本没有心情思考未来。当时我们彻夜狂欢,现在则必须面对宿醉后隔天起床时的头痛。”这位白人作家,对南非现状的描绘生动而形象。

2010年的南非,确实有众多问题让戈迪默“头痛”。在约翰内斯堡、比勒陀利亚、开普敦等地,富人住着价值几百万乃至上千万兰特的别墅;但在城郊区,简陋的铁皮“安居房”比比皆是。贫富差距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解决。

面对2010年在自己国家举办的世界杯,戈迪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自己的态度很尴尬:“老实说,没人真正需要那些露天体育场,等世界杯结束以后,我们要怎样处理它们?让那些棚户区居民去那里躲雨吗?”

据报道,为了2010年世界杯,南非政府投入了近300亿兰特的资金,用来建设道路、机场、铁路、大型露天运动场等相关设施。这个数字是韩日世界杯和德国世界杯的许多倍,也是原预算的10倍左右。而南非大量的财政收入,以投资回报的形式被国际足联和国际投资者吸走了。

对由国家当局举办的各种劳民伤财的大型文体项目,对本国社会上极不公平的贫富分化现象,对种族歧视、民族不平等,戈迪默都给予了立场鲜明的否定和尖锐的抨击,所以她才是民族的良心、人民的良心。可是对照一下咱们国家,又有几个作家能做到这点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0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